資訊中心

原油價格越來越“意興闌珊”?

      http://china.chemnet.com/ 2019-08-01 09:06:17 期貨日報

  今年的夏天格外炎熱,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的數據顯示,2019年6月已成為140年來(從1880年NOAA開始記錄溫度算起)最熱的6月,而7月高溫更是繼續肆虐。原油市場的7月同樣熱鬧非凡,上半月在颶風季的基礎上疊加了中東地緣政治動蕩等因素,可謂炒作題材不斷。通常在這樣的背景下油價容易出現大波動,但非常“有趣”的是隨著時間推移,油價近期表現得卻越來越“意興闌珊”,油價日內亞歐交易時段和美國交易時段的起起伏伏,更多是資金的短線觀點。

  A供應端持續壓力改善

  在颶風影響下,7月第三周,美國原油產量大幅下滑70萬桶/天至1130萬桶/天,原油庫存同時大幅下滑1083萬桶/天,下滑幅度遠超預期,數據顯示,本年度的去庫存速度為近5年的最高值。

  美國石油鉆機數量今年以來下降了11%,根據歷史經驗,鉆機數下降對應原油產量的變化一般會滯后3個月左右,即使有技術進步和效率提升的因素,從前7個月表現來看今年美國國內產量增幅不及預期已經基本坐實,EIA等機構也均對美國原油產量增速數據有所下調,這個市場原本擔心的供應端主要利空因素的改善可以說是油價走強的一個潛在利多因素。但目前來看市場反應平平,雖然到年底還有5個月時間,變數仍在,還需要時間來證偽,但顯然市場主要擔心的焦點不在此。

  對于非美市場來說,在OPEC+延續減產的大基調下,相關原油輸出國供應端主動減產,而制裁背景下伊朗原油產量也在持續減少,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OPEC原油產量累計下降255萬桶/天。

  可以說不管主動減產還是被動減產,這些主要的原油輸出國試圖通過自身的努力來重新平衡油市供需,穩住油價,甚至讓油價恢復強勢。

  尤其是沙特努力協調OPEC成員各方統一,自己更是以身作則將產量下調到了2015年以來的最低水平——973萬桶/天。但是現實情況卻讓這些國家難以滿意,甚至有些失望,如果這樣的努力還不能推動油價,那還有聯合減產的必要嗎?

  B需求端表現乏力

  在供應端如此配合的基礎上,這本該是一個應該積極唱多的局面,但從基金凈多持倉變化來看,顯然市場的主流機構并不這么想,在油價7月振蕩反彈階段,基金為代表的專業機構并沒有積極增倉,這雖然不代表資金大幅看空后市,但顯然持倉結構增減不定,以及相對于目前位置的油價基金凈多持倉明顯低于歷史相同油價時的位置,均顯示資金當前觀點猶豫,對后期市場表現持謹慎態度。

  基金對油價后期走勢觀點謹慎的核心影響因素是對需求端的擔憂。最新一期的歐元區和美國制造業PMI數據表現較差,上周末連續多個國家執行降息,而本周美聯儲是否執行降息更是全球金融市場屏息的重大事件,全球央行都在降息刺激經濟發展更證實了需求端的不振。7月18日,IEA將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長預測下調至110萬桶/天,并且表示如果全球經濟進一步疲軟,其可能會再次下調這一預測。而就在去年年底,IEA還預測2019年石油需求將增加150萬桶/天,但今年6月,該機構將增長預期下調至120萬桶/日,現在又降至110萬桶/天。這也讓全球原油需求增長連續4年超過140萬桶/天的紀錄被中斷。

  需求增量降幅如此明顯,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中國的原油需求開始降速,雖然從需求層面來看,隨著大煉化項目的開工投產,中國原油加工量方面仍然保持著比較快速的增長,6月原油加工量再創歷史新高達到1307萬桶/天,而且下半年另一千萬噸級一體化煉廠浙江石化的投產,令中國的原油進口量以及煉油輸入仍有進一步增長的空間,但還是有個需要我們注意的數據就是今年上半年中國原油進口增量雖然仍有57萬桶/天,但這已經是4年來增加最少的一年。這是2015年中國放開原油進口權之后的最小年度增量,中國原油需求增量很可能在2019年大煉化全線上馬之后缺少新的增長點從而進入降速期。

  另外就是印度,這個在原油需求端增長方面貢獻度僅次于中國和美國的重要國家,在6月也出現了原油需求下滑的跡象。6月的數據顯示,印度的原油進口量和加工量均呈現下滑的狀態。印度成品油出口量一直居高不下,總成品油出口占比在高的月份能夠達到30%以上,尤其是汽油出口能夠達到50%以上。可是分析其近期的數據,可以發現,隨著亞太地區整體的產能過剩以及需求增速放緩,印度的成品油出口量在不斷地下滑,這也倒逼煉廠不斷降低開工負荷,減少原油加工量。而且印度經濟也開始呈現出后勁不足的跡象,這為市場寄予厚望的原油需求增長進一步增加了不確定性。

  C地緣政治動蕩為市場注入更大不確定性

  此前中東局勢有所緩和,伊核協議各方7月28日在奧地利維也納緊急碰頭后,伊朗稱將全面配合留在協議內,協商內容包括伊朗扣押英國油輪及違反伊核協議的系列舉動。伊朗核問題高級談判代表AbbasAraqchi表示:“會議氣氛具有建設性,討論進行得很好。我不能說我們解決了所有的問題,我能說各方做出了很多承諾。”

  舉行會議主要是因為7月以來隨著英美多次扣押伊朗的油輪之后,雙方的博弈就進入到白熱化階段,隨后伊朗也扣押英國的油輪作為報復。業內專家分析,油輪事件是英美給伊朗設置的一個圈套,目的是名正言順地推行霍爾木茲海峽護航聯盟,目前這個聯盟的雛形已經基本形成。一旦所謂的護航編隊落實就是對伊朗的海峽實施封鎖,徹底阻斷伊朗原油的出口,因此圍繞伊朗制裁展開的各種事件的背后是各方力量的反復博弈,而這也為中東的地緣政治動蕩注入了非常多的不確定性,即存在對立沖突升級可能,也更有可能是漫長的角力過程。

  在沒有出現實質性的惡化,如全面封鎖霍爾木茲海峽或者伊朗制裁升級為戰爭,進而引發原油供應中斷的情況下,大部分資金更愿意站在場外觀望,而不是去押注沖突升級引發油價飆升的可能性,這本身就是一種觀點的表達:資金可能判斷油價存在破位下行的可能,也可能橫盤振蕩,但油價大漲可能性最低。
沒有了
今天幸运农场走势图